学院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新世纪音乐论坛>>正文

科研处举办2021年度第一期“新世纪音乐论坛”活动

发布时间:2021-06-22   作者:单金龙   来源: 科研处   访问次数:

6月16日,科研处邀请当代著名作曲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宣部“四个一批”人才,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万人计划”社会哲学科学领军人才叶国辉教授做客“新世纪论坛”,举办了一场题为《中国传统文化·灵感·作曲技术》的学术讲座。科研处处长杨和平、作曲系主任赵曦,作曲系、音乐学系等院系青年教师、研究生、本科生到场聆听。讲座由杨和平教授主持。

讲座前,胡志平院长代表学院向叶国辉教授颁发武汉音乐学院作曲与作曲技术理论客座教授证书。

讲座中,叶国辉教授通过他的4首跨度近30年的音乐作品,讲述了在我国传统古典文化视野下的音乐创作灵感来源、文化体悟、潜层记忆以及音乐的构思过程,为学生们揭示了创作背后孜孜以求的创作精神与作品所折射出的自我映象。

命题作文不应失去创造性,谈《京剧印象》的创作

叶教授回忆,《京剧印象》是1995年参加“台湾省立交响乐团第四届作曲比赛——混声四部合唱征集”的一首命题作品。创作中,作曲家通过个人的创作经验与个人文化品格,在音乐中表达出了一份在文化面前的主体间性、自我的身份认同,成功的将命题作文转向了自我表达的作品,在当年比赛中脱引而出,获得头奖,赛事的评委有:鲍元恺、陈其钢、黄安伦等。

在《京剧印象》这部作品中,叶教授给学生指出创作前的三个关键词:创意、构思、想法。创意,即要求作品要具有独特的个性;构思,即如何实现独特个性;想法,就是创作中对独特个性的具体表达过程、灵感、记忆、认知的综合运用。

叶教授说,“作品《京剧印象》如果要写成合唱,我就要在某一个地方出类拔萃,所以我避开写唐诗宋词、现代诗歌、常规歌词”。而如何在某一地方出类拔萃?叶教授从王蒙《坚硬的稀粥》文化对人的影响,解析了作品的构思过程中对潜意识、对自我表达的欲求。强调一份创作要顺从内心,真诚表达的理想。对于叶教授,最真诚的表达莫过于他生命经历中对京剧的感受、记忆以及文化认同。

在确定了这样一个“创意”后,便开始了作品“构思”。作者在京剧的锣鼓经、传统或现代的剧目、人物(生旦净末丑)、唱腔(西皮、二黄)等,一切与京剧相关的文化表征中去寻找具有京剧文化符号的,并能直戳人心的歌词。构思的过程无不表现出创作者闪烁的直觉判断力,从创作上讲,也正是这份不需要通过推理就能在心灵中获得的能力,成就了《京剧印象》的精彩。

构思上,作品通过对京剧音调的模仿,如京剧表演场景音效的人声模拟,锣鼓声音的人声模拟,各种唱腔的笑声、京白、韵白的模拟,以及使用赋格曲写作原则的手段等。

交响化构思:从《京剧印象》到《京剧狂想曲》

“中国传统文化包含的东西很多,你的灵感、你的创作性的东西,怎么样有机的整合在一起。”是让音乐具有灵魂的“想象风景”。在《京剧狂想曲》的创作中,叶教授谈到了“对京剧非常熟悉的音调用管弦乐队进行交响化的展开”的手法,强调了他个人“交响化”创作的理念,并举例他在博士生教学中要求阅读的经典文本——理查·施特劳斯为柏辽兹《配器法》写的序。遗憾的是叶教授因为时间关系未对作品《京剧狂想曲》交响化构思做解读,为此笔者在讲座之后,对叶教授做了电话访谈,补充在此:

叶国辉教授《京剧狂想曲》访谈:

“作品通过线条的运动、线条与线条之间的矛盾与冲突,以及产生的乐音运动动力进行总体设计。作品的交响性与声部的关系关联度很高,比方说在作品刚的开始部分,我用了持续不变的音响织体,而与此对照的是变化的织体,并且让每个声部都会发挥乐器代表的特征奏法,比方说中间的“贵妃醉酒”,有点电子音乐中的效果器的配器,这样的音效特征运用在管弦乐中,会使得这段慢版显得很有色彩,同时也富有效果器的特征。弦乐器与木管、铜管,在不同声部演绎着某些旋律的近似值,加上持续的低音在模糊背景中的效果,去模糊京剧的印象;音高方面,打击乐器一连串的运动让这段比较的有色彩;铜管乐器也有京剧音调特征的考虑,在后面更多突出的铜管表达里,要考虑到一方面合适铜管表达,写的要有技术,一方面也要包含京剧的韵味。”

从古谱解读到《唐朝传来的音乐》

顺着历史经验对作曲家创作影响的态度,叶教授继续谈论了“古谱研究”在他生命经验中的记忆与意义,与因此结缘的《唐朝传来的音乐》的创作特点。

80年代,进上海音乐学院学习前,教授回忆到:“进大学以前,我在湖北荆州文工团,没事就到图书馆,有次看到一本《弦索十三套》就很有兴趣,86年进入上海音乐学院后,最有兴趣的就是听唐朝音乐的古谱解读……”正是这份来自生命早期的经验,让作曲家从小便埋下了“古曲重现”的记忆种子。

叶教授通过“《韩熙载夜宴图》与钱仁康教授的谈话”、“日本古谱传承人”、“ 劳伦斯·毕铿的古谱翻译工作”、“与陈应时先生的讨教”、“夏威夷访谈传承人”等五个回忆的片段,展开了这颗“古曲重现”的种子如何一点一点发芽抽枝、开花结果,到最后完成的《唐朝传来的音乐》的创作历程。

这里重点择取教授《乐舞图》的创作前后进行说明。

2013年,在近十数年的古谱研读与考证基础上,叶国辉教授借助唐代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酒胡子”的音乐元素,创作了一首管弦乐曲《乐舞图》。“作品完全没有用到转调,速度上遵循宴乐大曲的曲体结构,有慢版、快版、中板各种速度。在音调上用一种模糊且粗糙的质感呈现”,这种质感的作曲技法,秉承着叶国辉教在“原始粗躁的单声音乐风格”追求下的多声音乐构思。

也就是这一年,在上海举办的世界大会上,需要一场独具民族特色的音乐会,正好给了叶国辉教授常年“古曲重现”研究的展示机会,他用半场音乐会把前期实验的《乐舞图》进行了展开,使用的编制为12个亚洲乐器,筚篥、韩国雅筝、日本京津三味线、混声合唱和西方宗教背景的管风琴。

现今,叶教授对唐代音乐的研究工作依然停滞。他带着创作团队、摄影队,赴夏威夷访谈,寻找自上世纪50年代就守护唐乐的传承人,在叶国辉的心里,未来更计划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唐朝音乐传承人的一场音乐会,重拾历史深处的声音。

在法国上演的中国酒文化:《曲水流觞》女高音与乐队

在音乐创作上叶国辉教授一直通过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吸收,不断的探索着具有中华民族精神和智慧根源乃至世界性的文化,《曲水流觞》又是这一背景下的创作实践。

作品写的是王羲之在《兰亭序》中讲故事,通过音乐将件事进行表达,构思上,通过考证吴高增《兰亭图说》、桑世昌《兰亭考》,与王羲之的《兰亭序》和后世的补充,仔细推敲文本,力求清楚把握故事情节与人物心理状态,有甄别的选择歌词的文本等创作上的构思。后来这首作品在2012年演出时,作者又将其扩大为了一个更大编制的音乐,命名为《王羲之》(交响诗)。

与前面举的两首作品一样,《曲水流觞》将中国的文化品格,放到了“饮酒赋诗”的传统酒文化上。正如王羲之《兰亭序》故事表现的内容:“长者沿着小溪而坐,儿童在上面把酒杯放在荷叶上面,顺着这个水下来,荷叶装着酒杯流到谁面前谁就作诗,酒不断的从上面飘下来,又不断有人喝酒有人作诗。”音乐也以叙事性的方式,在真实的情景传达下为听众带来文化观照“游心太学”。作曲家希望通过酒文化铸起一架人类共同的感受,找到文化的共鸣。

讲座中叶国辉先生多次强调“创作是寻找擅长的表达方式,兴趣是你最好的导师”,他也正是通过“个人生命经历”、“学理考证”以及“构思过程”展示了作品成功背后的条件,同时在“作品技法”介绍中,他谈到的和声、曲式、复调、配器的学习经历,则展示出了一名作曲家个性形成的偶然性与必然性过程,作为一位作曲家获得全面修养的天时、地利、人和。(图片来源:科研处)


 
 

版权所有:武汉音乐学院科研处